《坠》可以说是今年上半年最满意的点映了。虽然前半部分让人有点昏昏欲睡,但法庭辩论的部分相当精彩。正如《奥》那样,二者都是审判一个「并非无瑕的无罪者」,也正是如此,使得电影的价值显著提升了。

我个人并不十分喜欢说明电影情节,因为讲了情节后观影的意义就大幅下降了,感受不到导演和编剧的设计。偏题:之前和人讨论过关于阅读(广义)的方式,我个人是会合理化作者的一切设计的,尤其是对书本,尤其是对角色,比起对角色的好恶,我更多是对故事本身产生情绪。比如读押见修造的《恶之花》和三岛由纪夫的《金阁寺》都让我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扭曲感,这种扭曲感不是来自任何一个角色的。倒不如说书读完给我留下的更多的是「气氛」而不是「记忆」。这可能不是什么好习惯。

回到《坠》,不看影评,但这部显然又让某个群体有了巨大的发挥空间。但我一直以为,如果一部作品是「xx主义」,那互换一下应该也可以继续是同个主义。

(4 月 5 日补录)
说真的,《苍鹭》也就是因为是宫崎骏的,所以才叫「争议」,如果你换个导演,大帽子估计早就扣上来了。面子留足了属于是。但不得不说,老爷子的作品画面依旧是华丽和鲜艳。